Jess Chonowitsch——布拉拜,丹麦

 

耶思·库奴维奇(Jess Chonowitsch)在哥本哈根长大,他的祖父尤利思(Julius)是一个俄国古典小提琴家,俄国革命爆发后移民到丹麦,他的姓库奴维奇是一个俄国名字。在年轻的时候,耶思曾在一个乐团里做鼓手,艺术的血液在他的血管里流动。

1966年,耶思和他的父亲开始在保尔·瑞斯门森(Poul Rasmussen,安·朱丽的丈夫)的工作室工作。“我学的第一件事就是修理烟斗,”耶思说,“我会为破旧的烟斗装上新的烟嘴,然后清理,并给烟斗打蜡让它看起来涣然一新。那个时候,瑞斯门森为很多烟斗公司修理烟斗,大部分是英国公司。那时候人们不愿意把烟斗送到遥远的海峡对岸去修理,他们需要一个在当地为他们服务的机构。因为清洁和打蜡烟斗,我全身上下被搞得黑黑的,但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了解到原材料。比如,当我做一个新的烟嘴时,我会发现砂纸会把石南木烟斗杆上原来的颜色给磨去,我不得不学习如何调配颜料来补出同样的颜色。”

保尔·瑞斯门森教他有关制作烟斗基本方法,但是他并没有把真正的技术教给耶思,所以耶思只好尝试自己动手做烟斗。耶思说:“有时候保尔会把他做的烟斗让我拿去重新打磨,但他从来不让我看他是怎么做的。如果有需要的话, 他还会用他的手挡住我的视线。”但是从长远来看,这倒是一件好事情。虽然那时侯也许耶思会遭受挫败,但这使他体会了做烟斗需要的几件事情——思想和手。

大约一年半后,保尔·瑞斯门森因心脏病去世了,但那时耶思已经有足够的技术来继续做烟斗。半年后,他的妻子安·朱丽接管了工作室。为了生活,耶思 开始为在哥本哈根市中心的W.Ø.Larsen烟斗工厂工作,从早上8点到下午1点。工厂的上班内容相当无聊,但是耶思以前的经验带给他很多帮助,让他看起来像个天才员工。但是他需要学习更多的知识来制作出精致的烟斗,他很快在思克思滕·依瓦森(Sixten Ivarsson)的工作室中找到了机会。

思克思滕·依瓦森是丹麦著名的烟斗制作者,他的工作室就在离耶思工作的地方200米远处,耶思每天下午去那里学习烟斗制作。和耶思一同学习的是思克思滕的儿子拉思(Lars),他后来也成为了一个烟斗大师。在思克思滕的引导下,耶思发挥出他的创造力,逐步从经典风格发展出他自己的风格。

耶思从思克思滕那里学到如何制作出一个富有创造性的烟嘴。在他以往的经历里,他被教导用那些预制的烟嘴,做一些简单的修改,然后安在已完成的斗钵上。然而思克思滕坚持要求耶思先把一块没有任何形状的硬橡胶安在斗钵上,然后按照每个烟斗的不同形状制作出合适的烟嘴,使斗钵和烟嘴结合得更加自然。烟嘴是烟斗的一部分,需要同时符合技术上和审美上的要求。

今天耶思仍然用硬橡胶制作烟嘴,但跟当时思克思滕用的不同。那种德国产的昂贵材料可以抛成深黑色并能长时间保持光泽,而且在咬的时候感觉非常舒适,有弹性。

耶思在思克思滕那里学习了两年,直到他去服兵役。一年半他完成兵役后,又回到思克思滕那里学习了6个月,接着耶思跟他父亲一起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1972年,耶思开办了自己的工作室,并且用自己的名字(品牌)制作烟斗。

耶思制造了很多机器来做传统款式的烟斗。1992年,他父亲的工作室关闭;1996他的父亲去世,耶思 接管了那些机器并把它们用在现在的工作中。在烟斗制作中,能买到的现成机器都不能专门用来制作烟斗,它们必须由懂行的人专门定做。因为不是用工业化来制造烟斗,所以必须自己做很多机器来协助制作烟斗。那就是为什么耶思一直保留着那些机器,它们是属于他父亲的。

耶思和他的父亲都实现了早年的梦想,就是从哥本哈根的市中心搬到乡村,从而远离嘈杂、混乱和污浊的大城市。在30年前耶思开始制作自己的烟斗时,他和他的妻子柏妮就搬到了差不多离哥本哈根以南40英里的小镇布拉拜。

他们买的屋子位于大片农田的中间,现代的农业高度机械化,已经不再需要很多工人在农田里干活了,所以农场主会把一些房子出售。耶思在原来是厕所的地方建造了他自己工作室。在屋子和工作室的中间有一个露天花园,晚上可以悠闲地坐在那里休息。他们的大女儿 萨拉和小女儿朱丽就是在那片屋檐下成长起来的。这期间,柏妮为附近城镇的商店设计橱窗,而耶思在家做着他的烟斗。

和所有的烟斗制作者一样,做烟斗始于石南木材料的购买。耶思对他所购买的石南木块非常讲究,他亲自去科西嘉和希腊等不同的地方挑选石南木块,以保证它们是最好的。为了防止石南木块干燥太快而开裂,起初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里,耶思会小心地控制着湿度,让石南木块慢慢地干燥,有些石南木块要被放置10年甚至更长。

耶思在做烟斗前都会在脑子里有个大致的概念,然后根据所设想的形状挑选合适的石南木块。他对于每块石南木的属性都了解得很清楚。他不像其他工厂里的技工一样,而是告诉石南木供应商他不在乎石南木的形状只要它的纹路漂亮就行。他必须找到一块合适的石南木来展现他的设想。

很少有供应商能达到耶思的要求,他们的要价也很高。大多数烟斗制作者购买一块高原石南木块(一种带石南木瘤皮肤的木块)一般花15欧元,而耶思 差不多在每块石南木上花60欧元甚至80欧元或者更多。

耶思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虽然那可以描述世界上几乎所有最好的烟斗制造者,但是这样描述耶思最为贴切。他现在的风格可以说是一种烟斗美学的标准,是在他的探索了40年之后达到的理想境界。耶思·库奴维奇把他的生活献给了两件事: 他的烟斗和他的家庭。他在烟斗制作方面的非凡贡献是使我们能得到最好的烟斗。尤其是在过去的15年里,库奴维奇已经变成烟斗收藏中最响亮的名字。由于他在制作完美的烟斗方面的探索,耶思·库奴维奇已经做出一些世界上最好的烟斗。

 

Jess Chonowitsch烟斗的等级和印章:

耶思的烟斗上的印章是“Chonowitsch”和“Danmark”围成一个圆圈,在圆圈的中间是“Jess”。Jess烟斗一般没有特别的等级印章,只有很少一些被特别挑选出来标有“bird”的印章,那是他最好的作品。